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早安,契约老公

更新时间:2021-06-10 01:09:54

早安,契约老公 连载中

早安,契约老公

来源:微小宝 作者:棠梨 分类:穿越 主角:阮黎裴承彦 人气:

主角叫阮黎裴承彦的小说是《早安,契约老公》,它的作者是棠梨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阮黎为抗婚找了个陌生男人生孩子。原本以为他是职业捐精者,子女满天下,却不曾想他摇身一变成为全城最牛逼最神秘的顶级钻石王老五。后来,她被渣男设计家破人亡,走投无路,那个神秘的陌生男人却成为她的救世主。带着她一步一步虐渣逆袭归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落在你这样的人手里,你觉得我还会天真的以为你会放过我吗?不过就是这一副躯体,你既然达成了你的目的。我也有自己想要完成的心愿。” 阮黎说话的时候,心里满是承彦略有期待的眼神,一定要救他! “呵,那就是说我已经失去了做好人的资格了?也好,如果你把我伺候舒服了,让我玩够了,我可以放过你那个不知死活的奸夫。” 佟瑾墨终于收起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脸上只剩下嫉妒的发狂的阴冷。 “卑鄙!”阮黎说着抬手向着佟瑾墨的左脸招呼。 不料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却男人的手紧紧的抓住,然后又被狠狠地甩下。 佟瑾墨恶狠狠的说:“还想打我?看来你是想为你那个奸夫收尸了。很好,正合我意!” 阮黎低下头,狠狠地捏着自己的拳头说:“依你!” 男人笑了,然后打了个响指。 仆人恭敬的从房间拿出来一张纸,满脸嫌弃的递给阮黎。 “口说无凭立字为据!” 佟瑾墨补充道。 阮黎咬着唇,犹豫了半天,终于颤抖着在纸的末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佟瑾墨再也忍不住,更加放肆的笑起来。 “记住,贱人只配做玩具!你阮黎,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贱人!” 阮黎也笑了,笑的那么凄凉。 “佟少爷就只能靠爆粗口演示自己的卑鄙吗?连我这样的贱人都看不起你的手段呢!” 阮黎说完就要站起来,却因为跪的太久,膝盖一阵疼痛,不由的又跌跪回去。 男人笑意更加浓烈。 “还不承认自己贱?不过才刚刚当了我的玩物,就这么迫不及待的长了贱人的骨头。再说我让你起来了吗?” 男人说完又打了个响指,接着说道:“是想走吗?好戏才刚刚开场,你想去哪里?” 只听后面的门“咯吱”被打开,场中的人都转过头去看。 阮黎见到出来的人,不禁变了脸色…… 只见从门内走出一个明艳动人的女人来。 女人栗色的卷发披在肩上,白色的低胸短裙衬出她肌肤如雪。 明眸皓齿,巧笑嫣然。不是楚妍妍又是谁? 只见楚妍妍像只骄傲的孔雀一样,慢慢的踱步到佟瑾墨的身边,坐在男人的右侧。 从始至终,楚妍妍都没有看地上的阮黎一眼。 佟瑾墨得意的伸手把楚妍妍搂在怀里,一边暧昧的吻着女人的脸颊,一边观察着阮黎的神色。 见阮黎始终面无表情,不禁有些气恼。另一只手粗鲁的撩开女人的短裙,似有似无的抚摸着女人若隐若现的蕾丝边。 楚妍妍娇喘一声,对男人说:“你这个喂不饱的饿狼,还有别人在呢!” 说完还挑衅的望着地上的阮黎,眼中满是得意。 阮黎还是面无表情,经过短暂的休息,她的膝盖似乎已经没那么痛了,便扶着身边的茶几勉力站了起来。 “呦,原来是姐姐啊!刚刚我都没看清,还以为是瑾墨哥哥带回来的妓女呢!” 楚妍妍娇媚的声音传来,说完还掩着嘴嘤嘤的笑着? “这年头,连虚伪和变态都要传染吗?” 阮黎一边揉着膝盖,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你……”楚妍妍停住笑,气的胸脯一起一伏。 她顿了顿,又假笑着说:“阮黎,你还不知道吧?我就是那个接替你嫁入佟家做少奶奶的人选。” “那可真是恭喜了,你们两个人一个虚伪至极,一个矫揉造作。真是配的很呐!” 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阮黎已经对她失望至极。 阮家还未落败的时候,她只是阮家的私生女,费尽心思巴结奉承她。 一边信誓旦旦的夸赞着自己对阮黎的伟大纯真的血缘姐妹情,一边为了爬上佟瑾墨的床费尽心机毁掉阮家。 对于这样的人,她阮黎从来不放在心里。 可笑佟瑾墨肯定还以为能用这样的方式刺激她,真是小人作风。 楚妍妍笑着说:“事到如今你也不必逞口舌之快,比起骂人,我从来不是你的对手。可如今,你既然找了别的男人苟合。就不要羡慕我和瑾墨哥哥的缘分咯!我们两情相悦,你可不要恨我们!” “放心,我从来不把你们这样的人放在心里的!” 阮黎不紧不慢的说着,笑容满是不屑。 佟瑾墨的脸色不禁由白变青,又由青变紫。 显然他并没有料到这个结果,但他没有出声, 他想看的就是这两个女人的撕逼大战。 “虽然你没把我放在心里,但我却把你当好姐姐的,姐,你也别怪我心狠,都是你们逼我的。”楚妍妍把身子又往佟瑾墨的怀里靠了靠,接着说:“而且是你先对不起瑾墨哥哥,所以等瑾墨哥哥玩腻之后,我会向他为你求情。到时候我会帮你介绍几个男朋友的。” 阮黎对楚妍妍的话毫无反应,但楚妍妍似乎说上了瘾,还不听的说着。 “像你这种品行有大污点的人好人家肯定是不要的,不过我也会努力的。毕竟是瑾墨哥哥玩过的女人,总不至于真的没人要。” 楚妍妍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带动的佟瑾墨也笑了起来。 阮黎笑了笑说:“不是谁都对垃圾桶里的破布娃娃有兴趣的,偏偏有人爱惜的如同眼珠子一样。真是可笑至极!” “你居然敢说瑾墨哥哥是破布娃娃?” 听到楚妍妍尖细的质问声,阮黎笑了笑没有回答。 “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你以为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名媛吗?不过是被人玩过的贱人!我马上就是佟家少奶奶了,你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贱人。信不信我一只手指就捏死你?”楚妍妍对阮黎的表现已经发狂了。 不过是个过气的假名媛,真是不知死活。现在的楚妍妍恨不得扑上去咬她几口。 阮黎不再理会发疯的楚妍妍,冰冷的质问佟瑾墨:“到底什么时候放人?” 佟瑾墨阴沉着脸说:“等我心情好的时候。” 本来是要看好戏,要看自己这边的人落了下风,佟瑾墨不禁对楚妍妍有些不满。连带着心情也不耐烦了起来。 怎么家里的主母都只会骂人,说起来,竟没有一个比得过眼前这个女人的。 母亲说这样,这个楚妍妍竟然也是这样的不中用。 佟瑾墨气恼的又端起茶杯,正要喝的时候突然看到阮黎竟然向门口走去。 “我允许你离开了吗?你忘了你签的合约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