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平民王妃:皇叔请留步

更新时间:2020-02-12 08:23:25

平民王妃:皇叔请留步 连载中

平民王妃:皇叔请留步

来源:微小宝 作者:洛淳 分类:穿越 主角:秦萧凤朗 人气:

主角是秦萧凤朗的小说《平民王妃:皇叔请留步》此文是洛淳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握了一手烂牌的秦萧翻身了,出身不高被夺嫡女之位,挡了财路便杀了她爹娘?什么家族前途与我何干?欠了我的命全族陪葬吧! “萧萧好厉害!” 秦萧:“殿下说笑了,你该叫我婶婶才是。” “婶婶,来吃掉我吧……” “唔,思考一下,这么活色生香的太子究竟是蒸了吃,烤了吃,还是直接吃呢?” 这是一个女人从贫民窟重回家族夺权,扳倒狠毒伯母,助皇子夺天下,被太子猛追的……故事,可惜啊……虽然你用天下为聘,依旧只能叫我一声婶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小姐别误会,老夫知道秦小姐有难处,求的也不是婚事。”

听到这秦萧疑惑更甚,这凤老爷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秦小姐可知这天启医术最好之人是谁?”

“游医卢显。”

秦萧有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凤家是为了给凤朗讨药费,但是以凤老爷的态度来说却不像。

听了秦萧的答案凤老爷摇了摇头

“非也,其实这天启医术最高之人在皇家,乃是皇叔司逸祯。”

要说这天启除了皇帝身份最贵重的人是谁?不是皇后也不是皇子,而是皇帝唯一还活着的弟弟——司逸祯。

司逸祯与德武帝并非同胞,也并未辅佐过皇帝。只因德武帝继位时司逸祯年仅六岁,其母妃也曾对德武帝多番照拂。司逸祯不从政不从军,手里并无实权,却是医术了得。但他从不轻易出手,所以知道他会医术的人并不多,凤老爷也是为了凤朗操碎了心。

“凤老爷因何认为我能请动皇叔?”

“老夫不知,秦小姐去了便知分晓。”

从鳳府出来秦萧的大脑一片空白,她看不懂凤老爷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意欲何为。更不知道自己与那个传说中的皇叔会有什么交集。

只是形势所逼,为了鳳朗秦萧知道自己不得不冒这个险。

半夜,秦家小院里秦萧正拉着嬷嬷聊天。

其实能称得上一声嬷嬷的身份自然不凡,嬷嬷李氏乃是太后的陪嫁,太后十分喜爱秦家的独女,曾动过封郡主的心思。据说这秦家的女儿温婉漂亮,刚过及笄之年便不知所踪。之后太后的陪嫁却被打发到了秦家二房,这一跟便是十三年。

“嬷嬷可知那皇叔是个怎样的人?”

李嬷嬷突然听到皇叔二字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却很快掩饰过去。只是低头做出一副思索的样子,手指反复摩挲着秦萧的小手。

“那皇叔司逸祯嬷嬷多年前曾远远的见过一眼,那年我被太后遣送出宫,在御花园见到过十三殿下。”

李嬷嬷的眼睛渐渐模糊起来,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那时候的殿下便是淡然的性子,静静地坐在凉亭里,怀里抱着那柄玉如意。当时先皇害怕殿下闷的慌,指了很多性子活泼的下人去陪着,谁知那些下人最后也变得和主子一样沉稳,几次之后先皇哭笑不得的放弃了。”

当老人陷入回忆的时候表情都是温馨而怀念的,单看嬷嬷的表情秦萧便能想象出那人的样子……

只是……绿如意?!秦萧这才想起今天马车上那个男人,淡然,沉稳和……绿如意。想到这秦萧不自觉的抖了一下,鸡皮疙瘩密密麻麻的爬上了胳膊。随即抓住嬷嬷的手紧张的问

“那嬷嬷可知如何才能求得皇叔出手?”

听到秦萧的问题李嬷嬷一愣,眯着眼睛像是回忆又像是思考,片刻后却是摇了摇头。

“嬷嬷离开皇宫多年,早已断了消息。”

看到秦萧失落的表情李嬷嬷有些疑惑,今日不是为了去看凤家少爷吗?怎的突然问起皇叔的事儿了?

“小姐不是去看那凤家少爷了吗?怎的……”

看到嬷嬷担忧的样子秦萧心里一暖,无论出于何种目的来到自己身边,至少嬷嬷对自己的爱护是真的,只是自己注定躲不开这些阴谋诡计,但求有一日自己顾不了嬷嬷周全太后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救嬷嬷一命。

“凤老爷拜托我去求皇叔出山,只是我不明白他何以断定我能请的动皇叔?”

李嬷嬷听到这番说辞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有些尴尬的撇开头

“许是小姐身份使然,毕竟秦家的面子还是有几分的。夜深了,小姐睡吧。”

秦萧看着嬷嬷有些不自在的背影出神,奇怪,真的太奇怪了。

看来今天那个男人就是传说中的皇叔司逸祯了,十三年前六岁,说明现在十九岁。嗯,年岁对的上,还有那柄绿如意。

只是看那人的态度似乎跟自己很熟,虽然对于小时候的记忆并不深刻,但是自己似乎确实不曾与其有过交集。这中间怕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并且这个原因不能说,以至于知情人对此都三缄其口。

十三年前……十三年前德武帝继位,秦萧晗和秦映晗相继出生,秦老爷以名字混淆嫡庶,秦萧晗变成了庶长女。秦映晗一个半月时秦老夫人过世,李嬷嬷也在这一年到了自己身边,当时司逸祯六岁。

中间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串联不起来。看来这一趟王府之行必不可少了……

司逸祯早早便封了易王,德武帝还赐了离皇宫最近并且最大的府邸给他,至少在世人面前这个皇帝哥哥对弟弟是十分亲厚的。

第二天一大早秦萧便翻出自己最好的行头,让李嬷嬷为自己梳妆之后准备出发。凤府借来的马车等在巷口,李嬷嬷拉着秦萧的手反复念叨着礼仪。

其实无论是皇宫的礼仪还是贵族礼仪,李嬷嬷从小就对秦萧培养了个通透,只是平时用不到秦萧也没在意过。

这是秦萧第一次和皇室之人接触,不要求完美,只要不失礼便好。秦萧握着李嬷嬷的手反复安慰着,想到昨日男人对自己的态度,秦萧一点都不担心对方会为难自己,反而有些许期待。

坐上凤府的马车秦萧长舒了一口气,希望这次王府之行能让自己收获些东西。

王府在东城,严格来说离北城并不远,路上却隔了很远,那里住的都是皇亲国戚以及三品以上的官员,自然要与其他人相区别。

车轮压在青石板路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四周从喧闹开始变得寂静起来,秦萧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到底是个孩子,如何能真的不紧张?

眼看着就要到王府了,马车却突然停下,秦萧没有准备一下就磕到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紧接着外面就传来了车夫的惨叫。秦萧顾不上疼痛立刻冲到车厢口扯开帘子。

对面是一辆华丽的马车,一个侍卫的鞭子正卷着车夫的脖子,那车夫年俞五十,若不是平日干着活身体还算硬朗怕是早就一命呜呼了。

“住手!”

虽然知道这里出现的人肯定是自己惹不起的,但是秦萧不能看着车夫死在这里。下了车才发现对面的马车大到快要占了整个巷子,还真是财大气粗啊。

那侍卫真的听话住了手,马车里却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

“到底谁是你的主子?!话都听到外人身上去了?赶挡路就给本小姐往死里打!”

听声音只是个少女,话却十分难听。看来又是冲着自己来的了,秦萧笑着摇了摇头。

“打死了一个车夫不要紧,只怕这位小姐脏了易王府的地方未免不好交代。”

刚刚还跋扈的声音听到易王的名头突然一顿,不知是怕了还是合理着什么。双方僵持着,那车夫要看出气多进气少了,秦萧有些着急,正想再次开口的时候马车里突然传来少女的笑声。

“哈哈哈……一看你便知是北城来的乞丐,就算是脏了易王府的地方也是你脏,再说逸哥哥那么喜欢婉儿不会在意这些的!”

少女笃定的语气让秦萧心头一惊,这边还没到易王府就被盯上,若是得罪了此人怕是有来无回了。心思翻转之间,马车的后方了一个侍卫模样的人,恭恭敬敬的对着马车行了一礼,又看了一眼秦萧才悠悠的开口

“凌一见过婉儿姑娘。”

那婉儿姑娘一听凌一的名字便焦急的开口询问

“怎的?逸哥哥肯见我了吗?”

凌一顿了顿没有吭声,则是一直盯着现在一旁的秦萧。看秦萧的目光一直在那车夫身上眼里闪过一丝光亮,随即又恢复平静对着马车里的人不咸不淡的开口

“王爷说等了许久不见秦姑娘来,便让奴才出来看看,并叮嘱奴才务必将秦小姐带回去。”

本来还兴奋着答案的婉儿姑娘听到这番话立刻不高兴了起来,话里却也是顾忌着秦家的。

“莫非是秦映晗小姐?秦小姐为何坐这种马车来易王府?”

那侍卫没有开口的意思,只是走到一边将车夫救了下来,并指示不远处看门的家丁将车夫送进府里。

秦萧冷笑着开口“我是秦萧晗,至于此次采访易王府的目的……婉儿姑娘并非易王府的人,恕不能告知了。”

车里的少女听到秦萧晗的名字疑惑了半天,秦府何时多了一个小姐出来?好在身边的人是有些见识的,偷偷跟主子说了那段历史。听到秦萧晗的来历婉儿姑娘笑的更夸张了。

“一个住在北城的贱民也敢称秦小姐?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哈哈哈……”

“一个并非皇室之人也敢叫王爷哥哥,真是胆大。就是不知婉儿姑娘受不受得起这冒充皇室之人的惩罚?”

“你!”

秦萧此刻早就不怕这个女人了,反正都得罪了,还能重修于好不成?救下了车夫就好,其余的事就顺其自然吧。秦萧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刚才的侍卫行了半礼。

“有劳凌侍卫差人把凤府的马车安置了,我这便随你去见王爷。”

按理说凌一只是侍卫无品无级当不得此礼,但正如婉儿所说,秦萧是平民,此时更有求于凌一,半礼也不算僭越,便点头受了下来。

凌一对着门房交代了一下,王府便出了一人讲马车赶去了后门。跟婉儿姑娘道了一声告辞凌一便带着秦萧迈步进了王府。

而车里的少女则是气的拍断了自己保养得宜的指甲。

“给我查!查那个秦萧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贱蹄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